您当前的位置:县场新闻>科技>井冈山革命博物馆:见人见事见精神,更见初心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见人见事见精神,更见初心

2019-12-03 10:24:09 来源:县场新闻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汹涌澎湃的新闻在世界各地的革命历史博物馆中搜索和交谈,寻找过去70年的“红色历史痕迹”,梳理博物馆的历史和红色文物收藏,回顾70年前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国土地的变化。

说到井冈山,人们不能不提到井冈山革命博物馆,这是每个井冈山游客必去的地方。这座博物馆是在国家文物局的倡议下于1958年建成的,并于195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时竣工开放。它也是我国第一个地方革命历史博物馆。毛泽东主席审阅了展览大纲,朱德主席题写了徽标。穿过甲子的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发生了什么变化?近日,澎湃新闻与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研究馆员、革命历史博物馆管理处处长饶道良举行了对话。他说:“我们的展览是为了看到人、事、物和精神,希望观众能看到中国共产党人的第一颗心。”

从20世纪60、70年代每天接待8万游客的简陋展厅,到20世纪80、90年代的成千上万游客,再到经过改造和扩建后展厅扩大十倍,现代的展览方式和近万人的平均日访问量,井冈山革命博物馆也见证了共和国的发展,其中的文物和展览感动和感动了每一位游客,触动了当年井冈山人民复兴国家和民族的一种早期心灵。

2019年,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大门

20世纪70年代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旧画

井冈山毛泽东故居

朱德在井冈山使用的物品(复制品)

澎湃新闻:你好,饶主任。你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工作了30年。可以说,你目睹了这个著名博物馆的发展和巨大影响。1989年大学毕业后,你被分配到井冈山革命博物馆,你的印象如何?

饶道良:1989年毕业后,我一直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工作。2019年仅仅是30年。起初,这个博物馆规模很小。作为当地的一个小博物馆,它占地约2000平方米,是一栋两层楼的房子。现在,在我们博物馆的文化走廊里可以看到旧博物馆的照片,一座瓦房和一座砖木结构的房子。井冈山革命博物馆自1959年建成以来就没有动过。它直到2005年才被拆除和重建。事实上,当它在1959年第一次建造时,与其他博物馆相比,它相当不错。现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已经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占地1.782公顷,总建筑面积20030平方米。我总觉得我们博物馆的发展与新中国的发展是一致的。整个博物馆60年的发展是我国60年变化的缩影。另一个例子是,当博物馆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首次建成时,博物馆的陈列方式相对落后,陈列内容单一。当我进入博物馆的时候,我没有太大的变化。展品只是照片、雕塑和文物的“旧三种”。一些文物,如枪、矛和草鞋被放在简单的陈列架上。墙上挂着用木框框框起来的旧照片和油画。地上放了几件雕塑和沙盘。整个陈列室看起来非常简单。展览会上展出的大多数物品都是随意摆放的。一张桌子就够了。例如,挂一幅画意味着在上面挂一根电线或绳子。如果更好,用玻璃稍微盖住它。叙述者解释说,一开始用他的声音说话,然后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他有一个内置电池的扬声器麦克风,非常重。

饶道良

澎湃新闻:但是那时可能有很多游客,不是吗?

饶道良:不算少,尤其是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每天有8万游客的特殊时期。

澎湃新闻: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一个特殊的时期,这里绝对是一块红色的圣地。

饶道良:当时,每天8万人的游览量在晚上11点钟关闭。那时,晚上11点钟下班后,口译员在做什么--扫地,泥浆在篮子里运出来。那是一个特殊的时刻,当然,也是相对短暂的,只是一会儿。正常情况下,还是有不少的,因为在革命的圣地和摇篮里,每个人都在寻找井冈山作为革命的源泉。不仅普通观众,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外国国家元首也来到这里。例如,今年5月,另一位非洲总统来到这里访问。现在他们还在井冈山,这说明井冈山有很大的影响力。因此,观众、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外国国家元首都必须到这里来学习,这确实是相当大的。但在80年代,又是一次大萧条——一次美国式的大萧条。80年代的改革开放,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也对人们的思想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人们可能一直在思考如何发展经济,但他们可能逐渐忽视了这种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我的印象是我在1989年参加了这项工作。我八月来,江泽民同志十月来。他从上海调到北京工作后,九月份去了延安,十月份去了井冈山。他去井冈山讲话,大意是说如果他以总书记的身份去井冈山,将对全国的革命传统教育产生积极的影响和推动作用。因此,游客的数量逐渐增加。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

井冈山红军早期的办事处之一

澎湃新闻:这也是对党的历史的重新审视。

饶道良:是的,正如我们现在所说,第一颗心和使命在哪里?我们必须找到它。慢慢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来了。目前,每年约有150万人参观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有许多组织通过培训班组织学习,包括青年学生、部分党政领导、企事业单位职工、党员干部、部队和高校。就在今天早上,我正在给福建省的大学生和支部书记上课。我告诉他们在哪里可以找到我们的第一颗心和使命。我们可以从党的历史和革命进程中找到我们的使命和第一颗心。

澎湃新闻:你第一次想到博物馆的改建和扩建是什么时候?

饶道良:这是为了满足爱国主义教育的需要。当时,中央政府对未成年人进行教育。我记得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错误是教育。思想教育没有后续行动。如果我们感到困惑,我们就不能这样做。因此,我们正在慢慢加强这一领域。当我进入博物馆的时候,是1989年,那时我还比较落后。我们所说的声电子实际上是一个小小的视频记录和播放。灯管的轻微移动是声电子。2004年,中央政府开始考虑这个问题,那么它为什么在2004年考虑这个问题呢?新世纪后,中国发展迅速。一段时间以来,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增长率似乎应该达到12.3%左右,发展很快。因此,当国家富裕起来,国家正在发展的时候,我们应该考虑发展文化事业。博物馆是一个重要的位置。那时,我们正在谈论把博物馆建设成成人终身教育课程。当时,中宣部派人到三个地方考察,决定在这三个地方建博物馆,作为中共中央宣传部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的第一工程。一个是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和延安革命纪念馆。后来,为了改善我们的条件,我们开始提议重建和扩建博物馆,这需要全面升级,包括硬件和软件的升级。国家拨出专项资金,包括近30亿元用于地方配套。2004年,决定投资30亿元修建一座博物馆,30亿元在延安,30亿元在韶山。共拨款100亿元。当时,当地政府也需要配套资金。那时,我们博物馆里的人也做出了牺牲,拆毁了宿舍,拆毁了我自己的房子。因为我们的员工住在博物馆后面,拆除他们住的房子来建造一个新的博物馆,每个人都有这种意识。在施工期间,我们带着家人在外面租了两三年的房子。我们先把它拆了,然后先把它放在外面。人们住在不同的地方,我们的家在一边,依此类推。一方面是夜以继日地做这个项目,另一方面,对家庭的压力确实更大。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反映南昌起义的雕塑和绘画

当时,李长春同志亲自来负责这件事。他亲自听取了报告,并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即“建设这个博物馆,中央政府的要求是在展览中看到人、事和精神。”如何通过这个人和事物来表达这种精神需要努力。因此,我们在理解历史的同时,也把握了历史的脉络。通过这种表达形式,我们感受到井冈山精神。那时,我们想了很多办法。

澎湃新闻:因此,应该在展览规划方面做工作,而不仅仅是硬件建设。

饶道良:是的,当时我们从事工程建设,收集文物,学习党史的最新成果。当我们从事建筑时,轮廓出来了。这个轮廓是展览的灵魂。通过这个大纲,我们确定了哪些关键表演和哪些关键场景要展示。

澎湃新闻:当时你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饶道良:难点在于“如何看待精神”。因为简单地放置文物很容易,更难让观众感受到抽象的精神,所以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一是创新一些形式,包括大众和青年学生喜爱的流行形式和声光形式。因此,在一些场景中,我们使用大型声光显示,拍摄一些短片,使用动画形式,使用幻像,并添加艺术作品。我们认为在各个领域有许多种类、形式和艺术作品来体现它们。因此,我们有中国画、油画、版画和高浮雕、浅浮雕、铜雕、石雕等等。然后我们想到了一些以前没有人做过的形式。例如,我们用文字来展示布局中一些伟人的名言。此表单已显示。那时,我们是这个国家的第一个。许多学生把笔记本抄在那里。这很有趣。他们看到它时感到很感动。他们写作文时自然会用到它,有些词成了他们的座右铭。就声音、光和电而言,包括我们的前言大厅,是两个打开和关闭的屏幕。李长春同志当时非常高兴。他说我们“不是用文物,而是用现代方法来展示文物。”他说,我们的场馆建设和展览可以得90分,留下10分是为了防止傲慢和鲁莽。仍有改进的余地。不要骄傲。所以当我们做的时候,我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领导们能确定我们是第一个让序言大厅如此热闹的人吗?我们过去常常把序言大厅做成油画,或者背景,两个雕塑,或者一排雕塑,所有这些都是这样的。那时,一切都以同样的方式开始。我们已经做了一半了。我们觉得它仍然不好,而且太过时了。所以我们把它拉下来,重新开始。这仍然需要创新。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红军标语

澎湃新闻:这真的不容易。它也可能被不断地构思、重复和推倒。它还需要专家讨论和党史专家讨论。

饶道良:是的,当时我们要求上海美术设计公司做正式设计。经过多次讨论,我们决定了形式。然而,领导人是否有把握,群众是否有把握,都是不确定的。博物馆开放后,领导们证实了这一点。后来,群众也前来参观并表示赞同。这让他们放心了。这个想法是对的。

澎湃新闻:当时的声光电不同于现在的声光电,因为毕竟已经有十多年了。

饶道良:现在已经升级了,还在升级中。两年前我们做过一次,包括这个屏幕。当时,那个屏幕的分辨率很低。现在它更高更清晰。我们现在又有一次招标,刚刚完成,我们将立即进行新一轮的促销。我们将继续做出改变,因为科学技术发展很快,所以我们将继续改变形式。如果你说它会保持一千年不变,那么每个人在看到它后都不会来。我们将永远展示新事物。这是关键,每次我们来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展览应该不断更新,我们的解释应该不断更新。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红军制服

澎湃新闻:说实话,许多文物和展览都不是空的。他们真的是看到人和事物的精神。

饶道良:因为井冈山不仅仅是一个博物馆,井冈山的整个氛围都在这里。我想每个人进来的时候都感觉到了,包括开始上山的红旗、雕塑、红军万岁、军号,然后马上回到那个时代。这是实现学习和教育目标的唯一途径。

澎湃新闻:这反映了党为人民谋福利的初衷。

饶道良:是的,例如,我们的解释也在改变。例如,根据时代的需要,中央政府组织各种教育活动时,我们讲群众路线,三严三实,两学一用。我们记得我们的第一个意图,不要忘记我们的使命。我们都从历史中寻找证据。什么是任务启动?我们要提取和指出历史事实,每个人都要明白为什么红军要为这个使命和中华民族的复兴而牺牲。

澎湃新闻: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真诚的想法。

饶道良:这是可以解释的。如果你不能解释别的什么,你说他们来井冈山是为了生存,那就不能解释那些事情。他们都离开了井冈山。他们在井冈山革命的目的是完成他们最初的使命。让我们通过各种辅助手段慢慢了解彼此。

澎湃新闻:党的历史非常生动,不是僵化的思想教育。

饶道良:一种信仰,一种信仰,这很普遍。你的意识形态不同,但你必须有信念。你做的一切都是一样的。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有信仰。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工人运动展

澎湃新闻:是的,它通过这种形式体现了“看人、看事、看事”的精神。饶主任,博物馆的内容仍然非常重要。展览涉及许多文物,包括复制品。这件文物的收藏和革命文物的收藏也可能涉及许多复杂或困难的过程。你能介绍他们吗?

饶道良:这批文物是几代人努力的结果。事实上,这个问题是在1929年博物馆建成时就意识到的。例如,红军留下的一些房子是为他保留的,文物被发现时也保存了下来。博物馆建成后,被搬到了博物馆。博物馆建成后,我们可以方便地成立一个组织,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收藏。我们主要是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内寻找文物,也派人去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去旧红军集中的地方。我们最多一次有八九个分队。我们去各个地方找这些老红军,要求他们回忆当时的情况。他们收集了一些他们保存的东西,包括他自己用过的东西,最后他们免费把它们送给了我们的博物馆。一些历史修复取决于旧红军口述的材料,因为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毕竟是一个展示井冈山斗争历史的博物馆。周围许多县市也支持我们,从而慢慢积累了大量革命文物。直到现在,我们还得寻找线索。例如,我们发现这是当年红军造币厂的所在地。已经没有房子了。我们去了那个地方恢复这个网站。挖掘的时候,我们发现了很多文物,所以我们仍然需要认真寻找线索。井冈山的斗争历史有一些目击者。我们找到了线索,并立即建立了长期关系。他们的物品被放在博物馆里。他们也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们这里有良好的保存条件,可以发挥它们应有的作用。

朱德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使用的茶壶

澎湃新闻:你的文物一般都是捐赠或收藏的,因为不像故宫和上海博物馆,它们是古代艺术。

饶道良:就像我们基本上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和捐赠一样,我们很少在他们身上花钱。如果你去买这件文物,它可能会以很高的价格卖给你,可能是假的,也可能是真的,他是自愿捐赠的,不是为了牟利。你说建造革命文物相对容易。如果你把枪打碎一点,然后随意地做两次,你就看不到裹着的泥浆了。时间不长,包裹的泥浆无法识别,也不能用c14来测量。它无法测量。

澎湃新闻:似乎有一些文物。我们看到的是朱德用的砚台和毛主席用的一些文具。那些也是原创的吗?还是复制品?

饶道良:有些是原创的,有些是当时村民保存的。例如,一些当地村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官员。毛专员在我家喝茶,什么都用。他一直呆在这里。一些属于红军的东西留了下来。因为有些普通人知道红军对他很好,他会保留红军的一切。他总觉得这是对他的纪念。新中国成立后,他立即把它捐赠给了博物馆。

澎湃新闻:所以里面一定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饶道良:比如说,有一个入党誓词,是由一个老党员保存的。他于1931年入党。入党后,他有了一个主意。他说我发过誓,不会忘记的。当我到家时,他发现了一块红布,并做了一面党旗。他入党的誓言写在党旗上:“牺牲个人生活,严守秘密,为革命而战,遵守党纪,永不背叛党。”写下这些单词。红军离开后,长征开始了,共产党转入地下。红布被发现被斩首,因为它有自己的名字和入党的时间和地点。所以他想保留它,藏在许多地方,最后藏在他家的阁楼和瓷砖缝里。没人知道这件事,家人也没告诉他。大约在1950年,中央政府在南方有一个古老的革命基地,一个安慰团体,参观了许多地方。当这位老党员看到中央政府要来了,共产党要来了,他想我会把它给共产党人,给他们。他们把红旗带回北京,后天交给了中宣部。中宣部保存了九年。当时,这个国家也没有博物馆。1959年,中国革命博物馆建成,现在是国家博物馆。后来,它被移交给国家博物馆保存和收藏。它现在是国家级文物。

自1931年保存的入党誓词(复印件)

澎湃新闻:后来,你把它当成了复制品。

饶道良:后来我们去国家博物馆复制了它,这有很大的教育意义。这反映了他的第一颗心,它保持不变。这是一种信仰。

澎湃新闻:事实上,像井冈山博物馆这样的工作人员也可能感染了许多这种精神。

饶道良:我们很多人一生都在博物馆工作,因为博物馆高度专业化。如果你在另一个地方工作两年后回来,情况就会不同。连续性非常重要,学术研究也是如此。我记得有一次,在我加入这项工作后不久,我在电视上听到故宫博物院的一位专家说,如果你只在博物馆呆20年,你一定是一位专家。然而,如果你努力工作,你一定会成为一名专家。因此,这取决于连续性。如果你不继续,如果你不确定,你就不会成为专家。当我们谈论学习历史时,我们不得不坐在板凳上。我们必须忍受孤独。光忍受孤独是不够的。

澎湃新闻:此外,你对井冈山文物的整理,对中国革命史或其历史确实具有重要意义。它也很成功,对观众有很大的影响。观众中每天有多少人?

饶道良:现在一般一天超过一万次。这是一个正常的数字。

汹涌的新闻:上海博物馆似乎一般在7000到8000人之间,它不仅仅是上海市中心的一个博物馆。

饶道良:七千,我们就算少的了,像周末来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江西快三 秒速赛车下注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 上一篇:广州交警发布国庆出行指引:预测首日最拥堵,首日与第三
  • 下一篇:数量居全国前列!2013年以来山东累计开工装配式建筑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tagtl.com 县场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